您的位置:首页> 综合 >除了作恶三人组,三十六天罡还有三个坏人,有一个跟周处有点像

除了作恶三人组,三十六天罡还有三个坏人,有一个跟周处有点像

2019-10-22 06:35:27
[摘要] 别的不说,就是三十六位天罡正将,细看之下一会发现三个隐藏极深的坏人,这三个人干的坏事可能并不比宋江吴用李逵李逵少,其中有一个似乎跟改恶从善之前的周处有点像。作恶三人组干过的那些坏事儿,随便拿出来一件依

梁山百余名将军中,好人越来越少,坏人越来越多。他们一排一排地站着。也许他们中的三到五个是错的。如果每隔一个被切断,将有30到50人逃脱。别的不说,就是三十六犁正,在仔细检查了一会儿后发现了三个隐藏很深的坏蛋,这三个人做的坏事可能不亚于宋江吴勇李悝jy李悝jy,其中一个似乎有点像周前由恶变善的样子。

读者都知道宋吴江对李悝jy的邪恶三重奏做了多少坏事:伪君子宋江东动了歪脑筋,盲人工作人员吴勇喝了坏水,凶手李悝jy自杀了。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在他们的共同努力下死去。对于三个恶人所犯的恶行,随便按法律作出判决,一连九个家族都应被斩尽杀绝。

宋江命令华荣和清风山三贼在青州城外杀害数十万无辜百姓。所有的房子都被烧成了白色。李悝jy摧毁了整个扈家庄村,扈家庄可以与朱家庄结盟,朱家庄有“12,000户人家(叛徒李中和老人的话)”,总应该有3,500户人家,但李悝jy领导的奴才“一个也不杀”,抢走了40至50包金银。至于吴勇,他甚至鼓励宋江反抗宋江,交出辽。单单一百个头是不够的。

三人组犯下的梁山罪行是显而易见的,而藏在三十六天最高处的三个恶棍则伪装得更好。如果你不仔细看,你真的认为他们是为正义而战的勇敢的人。

施耐庵更喜欢双枪司令董平:“他头脑聪明,三教九流。他什么都知道。竹调音,有或没有;山东和河北都以他的名字命名,他是一个浪漫的双杀者。”如果没有“两枪将”三个字,人们会以为浪子颜卿在东平府的军队里坐牢了吗?

施耐庵喜欢董平,宋江喜欢及时雨:“宋江在队伍前面看到董平的性格,很高兴。”这并不意味着英雄珍惜英雄,而是鱼寻找鱼和虾,虾和龟寻找龟。同种羽毛的鸟有相同的气味。

读者都知道,宋江当梁山寨主时,表现得像个地方皇帝,打着将军的旗号,也完全属于擅闯,但他只是没有建立自己的后宫,而是把小莉华光蓉小侯文吕方仁贵郭胜这样的人留在身边,黑旋风李悝jy也经常来寻欢作乐。

同时被施耐庵和宋江像双枪一样将董平拿下,但那真是白生生的长在一副好皮囊上的空长一张美丽的脸——他所做的,可以称之为人面兽心。

东平州州长程万里有一个漂亮的女儿。根据官衔相等的官方规定,女儿叫董平叔叔。然而,这位董叔叔迷恋上了程的侄女:“程万里不允许人们寻求帮助。”看来董平的脸够厚了,白不白。

梁山军进攻时,心急的董平趁机火道:“当晚带兵进城;有一天,让一个当权的人利用这种情况来问这场婚姻。”无奈之下,程省长已经同意了这桩婚事:“我是文官,他是武官,他是女婿。这就对了。”

程省长背后说的也有道理:“现在土匪正在攻打临城,事情岌岌可危。如果他们仍然承诺,他们将被嘲笑。当叛军撤离,城市得到保护时,讨论这个问题还不算太晚。”但是董平,就像淮海战役中蒋介石的将军们一样,迫不及待地想在重重包围中举行婚礼。

董平的脸就像一张白纸,可以随意画。刚才,他还在痛斥宋江是“一个有着书面面孔的小官员,一个该死的狂热分子”。被捕后,他立即变脸,开始骂他未来的岳父:“程万里的那个家伙原来是童贯门下的关先生。如果给我们这份漂亮的工作,我们怎么能不伤害人民呢?”

董平此时正在扇自己耳光:如果你知道程万里不是一只好鸟,为什么你还坚持做他的半个儿子?你也想拥抱太监童贯的大腿吗?

被抓获并投降的董平表现出所有叛徒都会表现出的疯狂。他不仅带领梁山起义军夺取了东平州,而东平州本应由他来守卫,而且“直接跑到私人政府,杀了程太守的家人,带走了女儿”

阿明小说家、评论家余祥斗写了《南游笔记》和《北游笔记》,他看到了这段话,把董平的罪恶归纳为三个部分:杀了程省长的家人进城是不公正的。夺回女人不是仁慈。真恶心,我为什么要看?

作者认为诸葛亮的话也可以加上一句:吃了他的财产,杀了他的主人就是不忠。住在这块土地上并提供它是不公平的。

读者在上学的时候应该已经学会了一个叫周初的课文。这个周初是三国时期东吴著名明星鄱阳湖总督周波的儿子。他曾经在山中间和一只老虎打架,遭受了三大不幸。

周初后来在从恶到善的战斗中牺牲了(对司马志金而言)。《水浒传》中还有“揭阳镇三霸”。穆弘在变恶为善之前是周初。至于谁是山里的龙,谁是水里的老虎,我们以后再谈。

这个不可阻挡的穆弘,在富裕的一方,实际上已经成为揭阳镇的实际控制者。宋江从病虫薛勇那里得到了五两银子,他和沐家兄弟觉得他们已经扫了他们的脸,于是发起了一场针对宋江的不死战役。此外,没有穆家兄弟的允许,所有的店铺都不敢向宋江出售酒和大米:“如果他们卖给你,他们会砸了我的整个店铺。我不敢在这里恨他。这个人是揭阳镇的恶霸。谁不敢听他的?”

穆弘之所以能够统治揭阳镇,是因为他与黑社会中的人勾结:在揭阳岭下开了一家黑店的死刑执行法官李莉,是一只吃人但不吐骨头的老虎;邀请人们在长江边吃板刀表面的船火是水中的龙——古话说龙可能是猪,龙鳄鱼,张衡似乎是鳄鱼。

在穆弘的压迫下,揭阳镇的人民不敢呼吸。这表明他们的生活是多么黑暗。读者不应该认为揭阳镇的恶霸没什么害处。问问普通人,他们就会知道知县是个贪官。这似乎不太可怕,因为他一年不来几次。然而,包拯已经成了村里的恶霸,所以村民们没有办法活下去——低下头,不见面。不能说有一天穆弘会邀请一群穿着相同制服的人来杀他。

没有掩护的穆弘是一个从不变恶行善的星期,而打火机张衡是一只无悔的扬子鳄。这个人可以被称为水生命中的死亡之王,但他敦促他这么做。没有达官贵人——人们甚至懒得乘坐他那艘破小船。

江湖上也有规矩,偷东西也有好办法。例如,在树的十字坡上开了一家黑商店的菜园张青和母夜叉孙二娘有一句底线:“三等公民不能腐化他。第一,他们必须在寺院里游荡;第二,他们必须是江湖上的妓女;第三,他们必须是到处都是罪犯。”

船上的打火机张衡没有提到任何江湖规矩。宋江是个被刺的囚犯,但他也这样做了:“我的主人叫著名的狗脸张爷爷!我不认识主人或母亲。”

更有趣的是,张衡有时充当导游,要求他的弟弟郎力白条张顺在光天化日之下支持他并勒索钱财。张衡还骄傲地向宋江展示了他的“赚钱之道”。刚才差点尿裤子的宋江听了这话,也吓出一身冷汗:张衡的张顺兄弟“把船摇到河中央,打破桨,抛锚,插板刀,要钱买船”。如果这是一个人500元,我一定要他通过三次。”

读者们,你们看起来熟悉吗?当然,坐汽车和包机旅行的高俅弟子不能碰他们。他们都是普通人——他们遇到政要时屁股比宋江还高。

这时,有些读者可能会想笑:“你是说船上充满了火焰?”作者只能微笑:“你说什么?”

事实上,自古以来,就有许多江湖英雄抢劫权贵,但张衡不是其中之一。他欺负所有的普通人。这是这只鳄鱼的可憎之处——要不是动物保护法,我真想写完这篇文章,我会尝尝炖鳄鱼。

两枪让董平、穆弘、川霍尔成为江湖英雄。这三个隐藏很深的恶棍在小说中已经变成了非常忠诚的英雄。这不禁让人想到,如果地方官员都像董平那样为了私利而提供土地,住在乡镇,如果有像穆弘这样的乡镇暴君,他们很难走出大门,遇到像川霍尔、张衡这样的导游,普通人还有办法生活吗?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