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更新|新闻大全|热门排行|资讯大全

众埠草金网

当前位置:众埠草金网>全球>文章内容

郑若麟:法国走到了一个转折点

字体大小:【 | |

2019-09-09 17:19:15

为了回应“黄背心”运动,法国总统马克龙提出并正在实施一场全国性的“大辩论”,以缓解矛盾并求得民众的理解和支持。如今两个月的期限已经过去大半,“大辩论”得到法国主流媒体的充分报道,似乎取得了一定的进展。然而“黄背心”运动在上周末却依然继续。事实证明“大辩论”并没有真正回答和解决“黄背心”提出的种种问题,其中最为尖锐的如“马克龙下台”、“RIC”(公民倡导、提出的全民公决)、重建法国金融主权等均被回避了。“大辩论”之所以没有达到预期的作用,原因非常简单:“大辩论”显然是对“黄背心”用错了药。

“黄背心”运动参与者往往期盼的是回到戴高乐时代的法国,他们认为那个时代才是“民主的法国”。从这种意义上来说,今天的法国走到了一个转折点:无论它朝哪个方向发展,都将不可避免地引发一场剧烈动荡。(作者是旅法资深媒体人)

实习记者 胡德成 J285

所以,当“反犹”问题凸显出来后,可以说“黄背心”运动已经到了转折点。从总统马克龙开始,几乎所有主要政治家都表态反对“黄背心”的“反犹行为”。一场反“黄背心”的运动正在掀起。当然“黄背心”也在反击。两者的斗争今后将趋于激化。

过去我们看到在西方社会经常会发生种种运动,往往示威过后似乎政权依然稳如泰山。于是这令很多民众、甚至包括部分学者,认为西方的政治体制有着“排泄不满情绪的合法合理渠道”,因而从总体上来说是“民主”的,政权与民众不是处于绝对对立状态的。确实,在过去的绝大多数民众运动中,往往是左翼冲击右翼,往往是某个专门的、特殊的诸求在引导着民众。包括著名的法国1968年5月风暴等。但唯独这一次具有完全不同的性质。这一次是左右翼、极左极右翼等共同联手的一场反对政权、资本和媒体这统治着西方的真正三大权力的一场“革命”。原因恰恰是因为战后半个多世纪以来能够解决西方社会问题的种种左右翼政策都已经完全失败。这次“黄背心”运动将斗争的矛头直接对准了西方民主选举体制本身。而“反犹”则起着某种“导火索”作用。应该指出的是,在西方始终存在着一股强大的“反犹”势力——这种势力往往被冠之以“阴谋论”的帽子。他们往往认为,正是“犹太势力”控制着西方的政权、资本和媒体。

国家金融与发展研究室副主任 曾刚:金融市场的一体化程度在不断提高,未来金融危机从形成到应对,实际上都是全球化的过程。所以应对潜在的金融危机,还要探寻全球经济治理新格局:一要让全球监管规则统一,避免监管套利空间;二是各国都要尽到各自的责任,共同呵护世界经济。一些主要国家的货币政策直接牵动全球金融市场稳定,就不仅要考虑自己内部,还要考虑全球的责任和影响。

刹住“加班常态化”之风,既有赖于相关法律法规的健全、落地,也需要破除以加班为荣的旧思想。而在这方面,指望单位自省有些不现实,更多需要外在力量的倒逼。就拿党政机关、事业单位来说,有关部门其实可以做好统筹,从制度上要求领导主动带头休假、尽量少占用职工的法定休息时间、持续打击文山会海等等。当忙则忙,应休则休,才是真正的爱岗敬业。

这场受到极左翼民众支持的“极右翼”革命最本质的因素,就是其“反犹性质”。对于法国政坛来说,是一场强烈的地震。众所周知,在法国和欧洲,“极右翼”在法国主流媒上往往意味着“反犹”。而“反犹”在法国和欧洲永远会遭到主流媒体主导下舆论的强烈反对。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黄背心”从一开始就具有强烈的“反犹”色彩,部分极右翼示威者明确地将法国政权视为犹太金融资本的“傀儡”,媒体同样被示威者视为资本所控制的舆论工具,当然包括反金融资本本身。但这一色彩开始时被法国媒体有意忽略了。然而这几天正在进入第14周的“黄背心”运动突然被主流媒体指控“反犹”,显然是事出有因的。这也是我们理解这场运动的一个关键因素。

此外,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现象在有些方面表现突出,如高高在上,不做深入细致的调查研究,拍脑袋决策、想当然办事,满足于走过场、摆花架子、应付上级等。

“SK和KT是韩国两大通讯运营商,他们旗下都拥有实力强大的电竞战队。可能国外很多人不知道这两家公司是干什么,但如果在电竞比赛中夺冠,对品牌知晓度有很大作用。”OP.GG公司CEO李一雨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在韩国国内,会出现两家通讯运营商电竞战队谁赢了,年轻人就用哪家通讯商服务的情况。”

上一篇: 人民日报评论员:在新时代发扬伟大五四精神 下一篇: 新西兰枪击案被告远程出庭 将接受精神状态评估